网站客服QQ:16027462
农家院商家联盟
电话:15642826161
微信:a15642826161
您现在的位置:东戴河旅游信息网 > 东戴河旅游信息 > 正文
绥中绰号纱帽城?你听说过吗?
信息来源:东戴河旅游信息网刘河 时间:2018-01-22 10:54:20 阅览:259人次

因其城垣平面图像古代官员所戴的乌纱帽,中后所城(绥中县城前身)又获得一个绰号——纱帽城。

中后所城原本是一座方方正正,有棱有角的城堡,城墙为黄土掺石灰夯筑,白条石为基,青砖包砌,垛口整齐,城门森严。城内十字街(即今南北走向的鼓楼街与东西走向的鼓楼胡同),城外护城河,其制式、规模一如明代的众多所城。

任何事物都不是凝固的一成不变的,城堡也如此。它也要随着功能、居住人口的变化而变化。明嘉靖时期,设宁前游击将军驻此,驻军增至二千余;天启年间,随宁(远)锦(州)防线强化,中后所城又依倚东、南两面城墙修筑了关厢城;约崇祯九年,又于城南门外筑一座外城(又称“罗城”)最终形成“品”字形格局(金昌业《燕行日记》)。明崇祯十六年(1643年)九月,清军攻破中后所城,杀明马步兵4500多人,俘4000多人。从杀俘人数可知,明末中后所驻军、居民不下万人。残酷的战火,不仅使生灵涂炭,也使中后所城遭到严重损坏。

纱帽城的形成是在清乾隆末年。

乾隆一朝,是清代“文治武功”极盛时期,是“康乾盛世”的高峰。弘历帝在位六十年,曾四次赴盛京拜谒祖陵,往返有五次经过辽西走廊。面对繁荣的市镇和与之不相称的破败城垣,他既有一种成功者的满足感,也有一种征服者对长治久安的思考。那些因满族征伐而毁坏的城垣,是否会不时地勾起被征服者内心的伤痛?那些今天居住在破城中的居民,是否会对不安全的生活环境产生不满?他在《癸卯集》诗注中写道:“关外邑镇城垣,明季(末)用以守御。当年攻取之际,掘毁者有之;升平日久,风雨所摧坏者亦有之。阎闾(里巷的门,借指平民)依城郭而居,荒废不治,非安民之道”。于是他于乾隆四十三年(1778年)第三次谒陵之后,决定拨库银百余万两整修关外十八城,命工部侍郎德成与盛京将军督修,限五年完成。这十八城就包括今天绥中境内的中后所(今绥中镇)、中前所(今前所镇)二城。

当时中后所城隶属宁远州(今兴城市),知州伊汤安,满洲正白旗人。他于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一上任就着手落实皇上修城的指令。他仔细考察旧城的现状及周边环境,考虑人居条件和城镇发展的需要,认真核算经费工本,规划城垣的具体走向。在实施中,有三点是值得后人借鉴的:其一,“城”与“市”剥离,生活区与工贸区分开。下令城内所有工商户全部迁到南甸子(今南门口至新街口)一带,建立新的生产经营功能区。这样不但扩大了工商业的发展空间,也避免了毡帽厂等作坊的废水、废料对机关、居民工作生活环境的污染,也尽量消除了中外客商与当地居民杂处所带来的安全隐患。

其二,从清初中后所居民迅速增加的实际出发,在整修中适当扩大规模,拆除关厢城,城垣东、南、西三面俱向外扩展,使更多居民在城垣保护下生活条件有所改善。

其三,城垣扩展,不占池塘,不欺河道。由于西城墙北段紧邻百亩池塘(俗称“西门北大坑”),保持原状,没有扩展;南段扩展中,城西南角遇河道,城墙拐了个慢弯避开水道;城东南角(今酒厂偏东一带),地势低洼,雨季由北向南走水,于是城墙又拐了个大大的慢弯,避让开了。

随着城垣外展,重修了东、南、西三座城门;为避水患,堵塞了北门;为排城内雨水,又修了西、北两处水门。即使遇到大雨,城内雨水也会从水门泄出城外,沿东西水道汇入南阳沟(今国道102线城内段),再向南汇入小沙河子入海,不致为害。如果一味追求城垣方正面欺河占池,不仅增加筑城成本,而且要留下水灾后患。

中后所城整修工程历时两年,于乾隆四十七年(1782年)告竣。伊知州不辞辛劳,亲临工地监工,事迹载入地方志。城北半部窄,南半部宽,西南凸出,纱帽城这一别名遂传遍关内外。

中后所整修工程既扩大了规模,使城垣一新,一改颓败旧貌,又很好地处理了与环境的关系,是对旧城的一次成功改造。当我们仔细观看上世纪三十年代绥中县城的航拍图时,会发现绥中县城的城墙外凸内凹,委曲婉转,四门不对,街道不直,不如众多古城那样方方正正,有棱有角。其实无须遗憾,这正是绥中先民面对环境所展示的柔软身段,这正是绥中先民面对环境挑战,以退让求两全的智慧体现。

古代绥中大地上像这样“以退让求两全”的事例何止一桩?明末,长城一片石关城桥向下游退让数十米,增加泄洪门,解决了屡建屡圮的难题,才成就了“城在河上走,水在城中流”的奇观;据加碑岩乡、明水乡两方村规民约碑刻记载,在清代保护森林资源,限制滥砍乱伐,已成先民共识。缩回无节制向大自然索取的手,才保住了西北山区满目青绿。

今天,令人欣慰的是,绥中镇中央路北延工程给一株百年古槐让出了生存空间,让它得以继续讲述绥中第一所现代学堂的故事。城镇建设改造,仍能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文脉延续,旧迹可寻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退让是顺应,是尊重,也是一种与环境和谐相处的智慧。

大美绥中:养在深闺人未识:黑水河畔石棚沟

来源:葫芦岛日报

相关文章